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构建中毛泽东思想的体现

2018年2月12日11:15:23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构建中毛泽东思想的体现已关闭评论 7 阅读

摘 要:毛泽东在追求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人民幸福的价值目标时,提出了许多关于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思想,初步阐释了国家层面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涵、实现路径、价值意义,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其艰辛的思考、探索和实践对于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科学化、民族化、大众化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关键词:毛泽东;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价值目标;国家层面。

党的十八大首次提出“三个倡导”,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在价值观上的集中反映,体现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本质。其中,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这“4 个词”“8 个字”,是立足国家层面提出的价值目标,回答的是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怎样建设国家的重大问题,是中华民族的崇高价值追求,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不懈奋斗目标,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根本任务和价值旨归。毛泽东在长期的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实践过程中,不断思考和探索推进实现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人民幸福的路径和途径,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构建奠定了良好的制度基础、理论基础和思想基础。研究毛泽东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论贡献,有助于科学理解毛泽东思想的科学内涵和时代价值,有助于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科学化、民族化、大众化,有助于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坚定“四个自信”。

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国家层面的具体内涵。

其一,在经济目标层面,富强是指民富国强。与贫弱相对,富强即富足强盛。实现富强,表明中国的经济实力日益强大,人民的生活更加富裕,表明全国人民凝心聚力、坚定不移地将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作为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价值目标,体现了发达的社会主义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统一。

其二,在政治目标层面,民主是指实现真正的人民民主。与专制相对,民主即人民的统治、人民的管理,既是人民权利也是国家制度,既是国家形式也是国家本质。从根本上来说,社会主义民主是一种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制度,主要体现在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等方面,体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在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和谐稳定和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其三,在文化目标层面,文明是指创造引领世界文化潮流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与愚昧相对,文明是在创造社会物质财富的同时创造精神财富的总和,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它不仅表现为国家科学、文化、教育事业的繁荣,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先进方向,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更表现为人民拥有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获得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从而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和政治进程提供正确的价值导向、强大的智力支持和良好的精神风貌。

其四,在社会目标层面,和谐是指形成稳定有序、和平相处的良好氛围。与不和谐相对,和谐是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协调、和睦、友好相处的状态。它不仅是党领导全体中国人民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共同建设并享有以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为主要内容和特征的和谐社会,更是全世界人民以国际安全观、秩序观、发展观、文明观为基础,建设一个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建立和平、稳定、合作、共赢的世界新秩序。

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中,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是一个既相互区别又相互联系的有机整体。富强表示国家的实力,民主表示人民的权利,文明表示国家的进步,和谐表示社会的状态。经济发展、政治清明、文化繁荣、社会和谐、生态良好的价值目标,将党、国家、民族和人民的根本利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成为我党治国理政的鲜明旗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不竭动力、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的强大支撑。

二、毛泽东对国家层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探索和贡献。

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全面而系统地提出了民主革命的价值目标,要建设新经济、新政治、新文化,把政治上受压迫、经济上受剥削的旧中国变为政治上自由、经济上繁荣、文化上文明先进的新中国。本文从基本内涵、实现途径和价值意义三个层面梳理和阐释毛泽东在国家层面价值目标上的探索和贡献。

(一)毛泽东在国家层面价值目标基本内涵方面的贡献。

在经济价值目标方面,他认为富强就是在经济上实现工业化和机械化,在军事上建立强大的军队,在国际上树立良好的国家形象。建设国强民富的新中国、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是毛泽东一生的不懈追求。他指出,“建立真正之民主共和国,致国家于富强隆盛之域,置民族于自由之林”,“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新中国”。但是他并非将实现富强仅仅限于本国及人民,而是进一步谋求中国对世界和平、人类进步的贡献。他在《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一文中指出,中国有可能、有必要更应该超过美国,否则中华民族就难以对全世界各民族作出很大贡献。

在民主价值目标方面,他认为民主的本质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他在长期的民主实践探索中发现当时的中国有很大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1946 年,他和美国记者斯蒂尔谈话时表达了实现中国人民的独立、和平、民主的愿望和决心。他指出,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即社会主义人民民主。人民民主专政的实质是以无产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对少数敌人实行专政。1957 年,他提出了“既集中又民主,既有纪律又有自由,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自由”的理想政治局面。此外,他还强调文艺和学术上的民主,提出文艺上百花齐放、学术上百家争鸣,不能利用行政力量,强制推行一种文艺风格或一种思想学派,遏制创作自由,束缚思想进步。

在文明价值目标方面,他认为社会主义国家不仅要在生产力水平上达到甚至超过西方发达国家,还要努力把中国由一个被旧文化统治的愚昧落后的国家转变为被新文化统治因而文明先进的国家。

他的文明观是根据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性质、社会发展所要解决的迫切问题而提出的,涵盖了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个方面的丰富内容,旨在建立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新文化。

在和谐价值目标方面,他认为和谐是经济、政治、文化同时发展、齐头并进、相互促进的状态。和谐的经济局面表现在协调与非公有制经济的关系,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和谐的政治局面主要表现在正确处理与其他党派的关系,始终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坚持民主原则,实行各项民主制度;和谐的文化建设主要表现在促进文化繁荣的“双百”方针,鼓励科学文教事业以人民群众生活为创作源泉,创造出文化繁荣的景象;和谐的国际关系是同各国建立平等、互利、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国际关系,在各国完全平等的基础上,不轻视经济实力弱、国土面积小的国家,注意反和平演变斗争和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
(二)毛泽东在国家层面价值目标实现路径方面的贡献。

在实现富强目标的路径和方法方面,他强调发展生产力,依靠人民群众,重视人才和队伍建设。首先,发展生产力是根本。一方面,要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基础。“社会主义比私有制度更有利于发展国家的经济、文化,使国家独立” 。另一方面,要以工业化为途径。在他看来,工业化是民族独立的巩固和保障,“没有工业,便没有巩固的国防,便没有人民的福利,便没有国家的富强”。其次,广大人民群众是依靠力量。他认为,实现富强是一个长期曲折的过程,需要全体人民的共同奋斗,需要坚持社会主义方向,而最终的劳动成果也将惠及全体人民。“我们的国家现在还是一个很穷的国家,并且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根本改变这种状态,全靠青年和全体人民在几十年时间内,团结奋斗,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一个富强的国家”。“我们实行这么一种制度,这么一种计划,是可以一年一年走向更富更强的,一年一年可以看到更富更强些。而这个富,是共同的富,是共同的强,大家都有份”

最后,人才和队伍是重要力量。搞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需要大批人才,需要培养一支高素质队伍。他强调:“没有这支队伍,对我们全党的事业,对我国的社会主义工业化、社会主义改造、现代化国防、原子能的研究,是不行的,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在实现民主目标的路径和方法方面,他强调实行民主集中制,建立健全各项制度,凝聚多方力量。

首先,实行民主集中制。他认为,在党委会内部应实行民主集中制,民主集中制的运行机制是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和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在人民内部既需要民主和自由,又需要纪律和集中,必须预防和肃清极端民主化和极端集中化两种错误思想倾向。其次,建立健全各项制度保障。他要求在党内贯彻落实党委制度,认为“党委制是保证集体领导、防止个人包办的党的重要制度”。解决党内问题要通过批评和说服教育的方式,“党内批评是坚强党的组织、增加党的战斗力的武器”。民主的实现形式和渠道要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之内,党和政府必须在制度、物资保障上充分保证人民的政治权利和自由,不断创新民主的实现形式。他高度重视建立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最后,凝聚民主党派、人民群众等多方力量。他认为,无产阶级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必须实行军事民主、政治民主和经济民主。为赢得抗战胜利,他提出了“全民抗战”的思想,人民军队必须获得老百姓的支持,才能促团结、求和平、争民主。

在实现文明目标的路径和方法方面,他认为首先要大力发展教育事业,借鉴外国文明,发挥知识分子作用。他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强调恢复和发展文化教育事业的重要性。新中国成立后,他号召德智体综合发展,提出军队在执行规定的作战任务和生产任务基础上着重学习文化,重视少数民族教育问题。他强调要不断完善教育配套设施,对私立中学、农村教育、思想政治教育等方面的教育工作作出了许多具体安排和指示。其次,立足本国,善于借鉴外国文明。他认为,对待西方文明必须“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为我所用,要坚定立场和原则,不能盲目地全盘接收。国家文明要有自己的民族形式,不仅要继承传统文化的精华,而且要立足实际,要简约化、大众化、多样化,不能一味求洋、求偏、求怪,要有益于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最后,充分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他认为,知识分子在革命中是先锋、桥梁,对文化发展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国的革命战争乃至社会主义现代化都需要知识分子的参与。他强调要争取一切可能争取的教授、讲师、助教、研究人员,鼓励他们参与到文教事业中去,为革命和建设提供有力的智力支撑。

在实现和谐目标的路径和方法方面,他认为要处理好经济、区域、民族、政党等方面的协调与和谐。在经济发展方面,“必须有计划地发展生产和整理财政,遵照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统一领导,分散经营,军民兼顾,公私兼顾等原则,“必须兼顾国家利益、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反对片面地着重财政和商业、忽视农业生产和工业生产的错误观点”。在区域发展方面,“城乡必须兼顾,必须使城市工作和乡村工作,使工人和农民,使工业和农业,紧密地联系起来”,同时还要兼顾中央与地方、沿海与内地的发展。在民族团结方面,必须坚决反对大汉族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在政党关系方面,要建立和完善政治协商会议制度。他认为,坚持物质利益原则,给予群众物质福利、思想引导、政治教育,充分考虑到各个阶层的物质及精神利益诉求,而不能仅仅考虑国家集体的利益。他主张社会和谐不是空话,不是套话,而是要从社会现实出发,考虑人民群众的切实感受,“深刻地注意群众生活的问题”。例如,早在 1934 年的《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中提出要着力解决群众的衣食住行、健康、婚姻等问题;1937 年 8 月,提出“废除苛捐杂税,减租减息,救济失业,调节粮食,贩济灾荒”

(三)毛泽东在国家层面价值目标价值意义方面的贡献。

在富强价值观方面,他把富强作为社会主义的价值目标,认为国家富强是实现社会主义的必需条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他就指出,今后一切工作“都是围绕着生产建设这一个中心工作并为这个中心工作服务的”。在他看来,“富裕和社会主义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二者相互影响,不可分离。

他认为,国家富强的基础在于强大的工业化和坚固的国防建设。他将国富民强作为人民军队革命和建设的群众基础和力量来源。土地革命时期,他指出要“进行各项必要和可能的经济建设事业”。经济建设,是军队后勤补给和人民群众生活福利的物质前提和有效保障,是增强革命动力的重要抓手,对于巩固工农联盟、加强无产阶级领导有着重要影响。1948 年,针对新解放区的经济工作开展和社会政策制定等问题,他谈到采取减租减息和酌量调剂种子、口粮的社会政策和合理负担的财政政策。

在民主价值观方面,他认为民主是建设社会主义的有效手段和工具,进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可以有效地促进经济发展。他在 1936 年的《和美国记者斯诺的谈话》中指出,只有国家真正获得民族独立、人民真正获得民主权利,才会有国富民强、实现现代化的可能性。他将民主作为实现集中的必需手段,用民主政治建设来间接地为经济建设服务。他将民主作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政权、有效监督执政党、充分调动绝大多数人民积极性的重要工具。他在 1945 年回答民主党派人士黄炎培先生的如何跳出“历史周期率”问题时指出,“我们找到了这个答案,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充分发扬民主,就能使人民大众团结起来,就能使工作办得越来越好,困难就会较快克服,事业发展就能更加顺利。没有广泛的人民民主,无产阶级专政政权就不能稳固。没有民主,就不能把群众发动起来,没有群众监督就不可能对敌对势力实行有效的专政甚至改造,他们就会继续扰乱社会经济、政治秩序。

在文明价值观方面,他认为文明是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经济、政治制度的必然要求,提出要把中国“变为一个被新文化统治因而文明先进的中国”。在他看来,文明是现代民族国家的标志之一,是国家独立和强大的集中表现。国家真正的独立和强大绝不仅仅体现在不受外国经济贸易、政治文化的剥削、压迫和渗透,更表现在国家的文明程度有足够的现代性,否则整个民族仍然愚昧落后。只有加强文明建设才能清除旧社会的精神垃圾,清除封建主义思想残余,清除腐朽的资本主义思想,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占领思想阵地,用社会主义思想净化精神领土。他认为,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基础的经济制度决定了精神文明必定是社会主义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他将精神文明作为建设社会主义的战略方针,将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共同发展作为关系到社会主义兴衰和成败的大事,注重在建设社会主义物质文明的同时,提高人民群众的科学文化素质。

在和谐价值观方面,他在《论十大关系》中提到,十大关系就是十大矛盾,十大关系是否能很好地协调和解决关系到我国政局稳定,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性和活力的发挥,关系到社会的和谐安定。在经济上,协调好公有制与非公有制的关系,顺应时代进步和形势发展,正确处理国内各个阶级之间的矛盾,满足不同阶层的利益诉求,实现社会的安定进步。政治上,在政权尚未巩固、各种矛盾错综复杂的情况下,广泛民主能够使各阶级和阶层实现“和而不同”,从而使党和国家争取到最广大人民的支持和拥护,最大程度地孤立和打击主要敌人。在文化上,“双百”方针能够使社会文化领域充分保持活力,让一切创造性的文学艺术、思想学术的源泉充分涌流,解放思想,实现精神自由,并以此来构建和谐的社会文化氛围。在外交上,“三个世界”的思想有助于提高我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对于改变世界政治力量对比、反对霸权主义、团结世界人民、改善国际秩序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三、毛泽东探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现实启示。

从毛泽东的初步探索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概念的正式提出和确立,经历了一个长期的历史演变和凝练升华过程。这其中既有成功的经验,又有曲折和失误的教训。毛泽东的艰辛探索在当代对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诸多启示。

其一,必须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科学化。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在借鉴已有思想成果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科学化,坚持立足实践、继承传统、与时俱进、推陈出新的基本原则。具体而言,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继承和发展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借鉴一切人类文明的优秀成果,弘扬中国精神,进一步概括总结、凝练升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使其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体现科学性与真理性。

其二,必须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民族化。当今,全球化席卷世界上每一个角落。西方国家凭借经济、科技和文化优势,通过多种形式和渠道灌输和渗透其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同时,我国在社会转型过程中产生的各种复杂矛盾使得思想领域和意识形态领域众声喧哗,价值观念多元多样多变。国内外意识形态的交锋要求我们必须积极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民族化。一方面,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积极应对西方价值观的冲击,警惕“普世价值”渗透,牢牢掌握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领导权、主导权;另一方面,要根据新情况、新条件、新实际,根据民族特色和国家发展现状,增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吸引力、凝聚力和战斗力。

其三,必须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大众化。代写教育论文为充分调动广大人民群众在革命和建设过程中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毛泽东特别善于采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以生动形象、诙谐幽默的方式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深入浅出的阐释和说明。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凝魂聚气、强基固本的基础工程,使其影响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无时不有。因此,必须努力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大众化,对其宣传做到通俗易懂,让群众听明白、感兴趣、有共鸣,真正使人们做到由认知到认同、由自发到自觉,内化于心、外践于形。

综上所述,毛泽东在其着作中对国家层面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进行了初步探索和阐释,回答了建设怎样的国家、为何建设这样的国家、怎样建设这样的国家等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不仅在中国革命、建设时期发挥了巨大的历史作用,也为新时期新阶段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提供了有益的现实启示和宝贵的精神财富。深入挖掘、系统梳理毛泽东的社会主义价值思想,对于我们全面地理解毛泽东思想的科学内涵和时代价值、科学把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思想渊源和精神实质,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

[1]毛泽东文集:第 1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2]毛泽东文集:第 7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3]毛泽东选集:第 3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4]毛泽东文集:第 6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
[5]毛泽东选集:第 4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6]毛泽东选集:第 1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7]毛泽东选集:第 2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8]R·特里尔。毛泽东传[M].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0
[9]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0]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外文局。习近平谈治国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

weinxin
微信客服
有需要论文代写代发服务的亲可以扫描微信二维码联系客服MM沟通。或者加我们客服的QQ281391381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