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会计重述报表披露的原因、特征及市场影响:一个文献综述

2018年4月13日10:59:05我国会计重述报表披露的原因、特征及市场影响:一个文献综述已关闭评论 暂未收录 43 阅读

近年来,我国金融市场发展迅猛,一方面上市公司的数量逐年增加,另一方面监管与制度建设逐年完善,金融市场秩序逐步健全。公司财务报表重述(我国在2008年之后称之为前期差错更正)作为一种重要的公共信息的披露和更正手段,正受到越来越多投资者与研究者的关注。本文将从重述报表发布的原因、报表本身及对应上市公司的特征、市场对重述报表的反应三个方面对我国现有文献进行梳理。

公司财务报表重述主要指上市公司为纠正过往会计核算中出现的错误、纰漏与不符合会计准则要求的项目,进行的对历史会计信息的二次表达,包括补充公告(对应披露而未披露事项的补充说明)和更正公告(对有误或不准确事项的再陈述)两类。魏志华等(2009)对我国发布重述报表的上市公司数量进行了测算,认为发布各类报表的企业占比超15%。何威风(2010)统计发现1999年~2007年A股上市公司重述报表发布数量由42家上升至133家,增长超过200%。余小燕(2008)的文章则指出我国A股企业在2002年~2006年期间发布过会计差错更正的企业数达991家,占全部上市企业数量的30%以上。其中重复发布会计更正的企业数占总发布企业数的60%以上,可见会计重述的发布具有较高的复发性,或因于企业自身的低下财务核算能力或故意舞弊作假。

本文对于我国会计重述领域的相关文献进行了梳理,主要从下面三个方面进行了介绍。首先是我国上市公司发布会计重述的原因是什么,有哪几方面因素导致?其次是我国会计重述报表的特征是什么,有哪些特点值得研究者和投资者关注。最后是作为对原会计报表的内容更正,重述报表对于上市公司股票价格、交易量等有何影响?即重述报表对于资本市场的影响是什么。

一、 我国会计重述报表披露的原因

部分研究认为恶意的调减当期损失是披露财务重述报表的重要动机之一。郑波(2002)认为重述报表是上市公司利润操纵的重要工具之一,其目的是将当期损失转嫁平摊至过往财务年度,用以粉饰当年的利润表。

王啸、赵雪媛(2003)认为上市公司为保证再融资资格,降低再融?Y成本,会对过往财务数据进行恶意重述,以避免连续亏损或实现扭亏。

郭超贤(2003)探究了成功扭亏的上市公司是否存在利用重述操纵盈余的问题。其文章选取了2002年间28家自愿发布更正且同年度成功扭亏的企业进行分析,发现大量企业会通过巨额调减年初留存收益,将过往亏损年度的部分收益转移到当期。其本质为牺牲本已亏损的往期财务数据来保证本年度正的净利润。因此他认为发布上市会计重述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连续亏损的上市公司为了实现扭亏为盈而恶意操纵利润。

王立彦、伍利娜(2003)对02年进行重述的120余家企业进行了重述原因的分类统计,其发布原因及对应比例如下:39.7%的重述原因为计算和校对失误;26.4%来自于新的监管准则;40.5%则属于对敏感问题进行说明,包括关联交易、重大事项、投资者质询等;6.6%则是由于被事务所出具了有条件的审计报告而不得不发出的更正公告。

陈凌云(2005)认为我国重述报表发布的原因可以分为两类:主动补充更正型和被动监管更正型。前者来自于上市公司处于盈余管理等原因主动披露对前期财务信息的更正,后者出于审计所和监管部门的会计差错发现,被强制要求更正。

二、 发布会计重述报表的公司的特征

在重述报表本身的内容方面,其特征主要表现在涉及科目广、利润调整为主、格式不规范以及重复修正频率较高。陈斌、续芹(2003)通过研究2002年上市公司发布的重述报表发现了以下几点特征:(1)会计数据修改是会计重述报表内容的最主要类别,约占总数的40%,其次是财务报表的补充,占18.59%,再次是股本变动及股东情况变动,占10.9%;(2)重述报表发布相较于原报表较为滞后,作者统计的156份重述中重述报表平均滞后原报表近一个月,能够在5天内发布更正的不及14%。(3)重述格式混乱,缺乏统一的标准;(4)对于同一事件、同一科目常常需要多篇重述进行纠正追述。

雷敏等(2006)以1999年~2003年间的重述为样本,发现许多重述报表修正幅度巨大,重述前后的财务数据相差甚远。另一方面,重述报表所涉及的项目包括收入、费用、关联交易等11个门类,几乎涵盖了所有相关科目,且对于是否披露重大不利事件存在着极强的随意性,隐瞒或掩饰常见不鲜。作者通过研究1999年~2003年的中报和年报还发现对利润有潜在重大影响的更正报告占比约为46%~65%,其背后可能隐含着上市企业恶意粉饰会计数据的经济意图。

曹阳和王京京(2012)则指出,我国财务重述比较集中的行业为制造行业和房地产行业,重述公司比例逐年上升。重述内容中,调减利润占比约为55%。

余晓燕(2007)认为一方面,随着我国会计政策的完善和监管体系的严格化,重述发布总量呈波动下降趋势,但不同年份之间样本数量差异较大;另一方面,上市公司对重述的主观动机陈述不明朗,表现为超过一半的重述报表中未在附注里披露重述的提起方。在披露提起方的重述报表中,仅有13%是由上市公司本身发起的,超过30%的重述提起方为公司外的注册审计、会计师或监管部门。在重述报表的披露质量方面,整体而言重述报告的质量不及原报告,表现为格式混乱、差错发生的时间及原因模糊、重述提起方界定不清以及对会计指标的影响阐述不清等。

同时,发布重述报表的上市公司本身在该年度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方面存在显著特征。例如李宇(2005)将财务重述作为我国企业盈余管理的主动性动机进行了讨论,通过选取1998年~2003年期间发布了重述的共131家上市公司进行实证分析,发现大多数上市公司选择高报而非低报其盈余缺误。而当期亏损、企业规模偏小、债务杠杆比率较高以及线下项目收益率偏低的上市企业更倾向于多计盈余。作者认为这一结论验证了重述报表的主要目的是上市企业盈余管理手段这一猜想。   陈凌云(2005)将重述报表称之为“年报补丁”,并研究了2001年~2003年间发布重述报表的A股上市公司的经营状况特征。他发现:(1)这些公司与同行业未发布重述的企业相比,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净利润及现金流水平更低,财务状况更差;(2)公司主营业务增长率常常较高(发布重述报表的原因可能是为了维持高增长率),但主营利润增速较缓慢;(3)负债水平更高,资产风险水平较高;(4)信息披露质量随负债率上升而下降。另外,出具重述报表当年为制定审计所第一次审计的比例也较高,说明更换审计师显著提高了重述报表发布几率。类似的,陈凌云和李?|(2006)选取2001年~2003年数据,考察了发布重述报表的公司的财务指标特征。他们发现相较于同行业其他公司而言,这些公司经营状况不佳、总资产增长率偏高、设置审计委员会的比例偏低且审计报告质量不足。

还有一部分文献探究了发布重述报表的上市公司在董事会及审计委员会、独立审计师等方面的特征。杨忠莲、杨振慧(2006)的文章通过配对研究的方法分析了我国2002年~2004年的七十余家发布了重述报表的上市公司,以研究它们的董事会结构特征。研究发现:(1)独立董事兼职公司数与重述报表发布概率成反向关系,可能原因是较专注的独立董事在发现报表会计差错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但这一结论与作者的原假设相反;(2)设置了审计委员会的企业较不容易发布重述;(3)董事长同时兼任CEO时,重述概率下降,因为前者意味着公司管理更规范;(4)独立董事人数与工资水平对重述发布无显著影响。

王霞、张为国(2005)研究了注册会计师在会计差错发生时及后续重述发布时所起的作用。样本方面,他们选取1999年~2002年期间A股市场576财务重述报表(主要集中在2001年~2002年)后注册会计师的独立审核意见。其研究结果表明:(1)在重述期间和差错期间,注册会计师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的报告比例均超过75%,而在非标无保留意见中加说明段方式的审计意见占绝大多数。作者认为这意味着会计师很可能在差错发生当期便发现了问题,但迫于外界压力或其他原因放弃了对错误进行更正。

黄志忠、白云霞和李畅欣 (2010)以2002年~2006年间465家发布重述报表的上市公司为样本,研究了独立董事制度对于公司会计差错发生之间的关系,指出独立董事制度、审计委员会、外部股东监督以及非国有控股四个特征均可以有效降低重述发生的概率,提高公司治理水平。

三、 ?Y本市场对于重述报表反映

会计重述报表由于反映了上市公司对之前财务数据的更正,因此常常会影响投资者对于公司经营管理能力的信心。Wu(2003)研究了美国上市公司财务报表重述对资本市场投资者信心的影响。文中作者估计了公司宣布财务报表重述信息前后其股票盈余反应系数参数的变化并发现当公司没有发布重述时,盈余变动对股票价格的变化具有较强的解释力,即盈余反应显著为正且绝对值较大。但这一显著性在重述报表发布后显著下降。其背后的逻辑是市场由于观察到重述报表的发布而不再信任对应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准确度,使得披露的新会计信息难以在短期内对资产价格产生有效影响。

李若山、史学军、谭菊芳(1999)是我国比较早的通过案例分析研究更正公告对投资者造成的亏损的文章,其文章以上海贝岭1998年9月25日发布的更正公告为案例,根据当日近6%的跌幅以及市场交易量,测算出该报告当日所造成的损失超过一千万元,给部分投资者账户带来了严重亏损,市场影响恶劣。

潘琰、辛清泉(2004)采用抽样调研的方式,采访了部分机构投资者关于重述报表的看法。样本中近3/4的投资者对重述报表表达了消极看法,近1/4人士认为其合理。关于投资者如何看待重述报表出现的原因,36%的机构投资者认为盈余管理是重述报表的主要动因之一;35%的人则认为企业管理能力低下、企业本身存在监管问题是重述报表的主要原因;约22%的受访者认为我国会计准则的频繁修改会导致上市公司不断修正过往财务数据;最后,有8%的被访者认为是外部审计师的疏忽导致重述报表发布。

在股票价格与重述报表关系问题上,绝大多数实证文献均发现不同窗口期、不同时间点的重述报表均会导致对应上市公司股价出现显著的负向异常收益率,但这一负收益率水平或与重述涉及科目、重述方向或报表的其他特征相关。

陈璐(2007)较为全面的研究了股票市场对重大会计差错更正的反应。其研究结论指出:在上市公司发布重述财务报表的窗口期内,其股价会出现显著下跌,表现为累计异常收益率明显低于同行业未发布重述的公司。文章还发现:重述中调减公司盈利水平的报告所带来的股价下跌与盈利水平调增或不变的重述报表相比,所带来的股价下跌差异并不显著。换句话讲,投资者对重述内容的方向性并不敏感,而对重述的这一行为本身则会做出显著的负反馈――无论正向抑或负向的变化都会导致股价的相对下跌。

姜英兵、崔刚与汪要文(2010)对我国A股上市公司2004年~2008年共425份财务重述报表进行的研究结果表明:(1)有3/4的重述内容涉及调减企业净利润;(2)重述所涉及科目包括成本、估值、税费等各方面且主观更正意愿不高;(3)以重述发布后3个交易日为统计窗口期所得到的平均累积异常收益率为-0.2%且显著,中位数为-0.5%。王清刚和尹文霞(2011)也给出了类似的结论:重述中如果涉及对利润、盈余与税费相关科目的调减,则会对股票价格带来显著的负向影响。

部分研究者通过案例研究的方式讨论了市场与投资者关于重大重述报表事件的反应。首创股份在2004年实现每股收益0.45元,超2003年度600%,其原因为首创股份于2004年发布了财务重述,将03年度下调了净利润3.37亿元,每股收益由0.37元下降为0.06元,导致该股票价格出现大幅波动。针对这一事件,林建秀(2005)以及黄世忠、叶丰滢(2006)等文献进行了详细研究,并发现许多投资者会误将下调过往利润理解为上调利润增速从而增加股票估值。这一现象反映了我国投资者特别是散户对会计信息阅读能力的低下。   曾莉(2003)研究了市场对“重述发布”这一行为的预期水平或内幕消息泄露水平,发现2001年发布重述报表的沪市股票在发布其当年年报前后,并未出现股票价格和交易量大幅波动。这可能说明修正性报告的发布或因内幕消息泄露而被市场充分预期。

例如总结来看,市场中投资者对于重述报表的发布通常呈消极反感的看法,对应上市公司的股价在窗口期内也常常呈现下跌态势,且下跌常常与重述方向无关,仅与重述事件本身发生与否有关。但另一方面从较短窗口期看,市场充分预期与内幕信息泄露等原因也可能会导致重述报表对短期股票价格影响的不显著。

weinxin
微信客服
有需要论文代写代发服务的亲可以扫描微信二维码联系客服MM沟通。或者加我们客服的QQ281391381咨询。